平凡的普通人

一个沉迷于手游的辣鸡人ε=(´o`)

阴阳师日记


  • 根据自家实际情况改编,无cp,非常放飞自我地吐槽,非常不符合主线传记人设


  • 博雅和晴明的相处一部分参考了梦枕貘的《阴阳师》,一部分还原了我和 @雾歌- 的交换抽卡事迹


  • 今天我们依旧在非洲草原欢快的蹦跶



01


如何才能变强?


望着自家一堆满级的崽,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唉......还是得让姑妈,哦不是,是姑获鸟带着狗粮娃子们去副本练练级。


还记得最开始带娃子们练级的时候,姑获鸟的蒙面造型像极了孩子他妈日日叮嘱的看见了这样的人千万不要跟着走,出门的时候一个个都吓哭的抱着门槛不愿意出门。不过,一到遇见了敌人,姑...

【三山】太阳下无新事

完全出于个人恶趣味的黑暗向展开

渣爷出没注意

以下正文:


“你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按照约定,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我没有任何愿望。”

“唉?难道在你的回忆中没有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吗?无论怎样的过去都可以去改变。”

“没有。”

“这样的回答可真是让我困扰,如果无法实现你的愿望那就是我的失职。没有想要改变的过去也没有想要创造的未来,就意味着你对现在的一切十分满意。”

“……”

“很好,你的愿望我已经收到。那么,请尽情地破坏吧。”

【1】

“堀川,早上好。”

“早上好,三日月先生,不好意思,现在手上脸上都是泡沫。”堀川国广苦笑着向三日月宗近点了下头,又继...

喜报:三明重获本体,虽然有点……但这主要是是为了三明长久发展着想

【三山】关于粘土手办的注意事项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认真)的深井冰文,有奇怪的断手办刀梗


以下正文:

“这是我刚买的三日月宗近的粘土手办,可爱吧?”

审神者把装有三日月宗近粘土手办的盒子放在了桌上,喜好玩具的短刀们立刻围成一圈盯着看。

“好可爱啊!”

“把这个带过来的目的可不是让你们玩的,主要是让你们360度无死角观赏一下三日月宗近的美貌,别再去厚槛山的时候拿错了刀说是脸盲。”

不知不觉都已经一周年了,审神者望向门外漫天的大雪。

“不知不觉一年了都还没有三日月。”审神者躲在角落的阴影处捂住了胸口,小声嘀咕着防止被自己的近侍听到,要是在山姥切国广面前这么抱怨,一定会被回以冷漠脸:“那是你太懒。”

“哇!”短刀...

【三山】捡来的同居人[3]

终于在新年的最后一刻赶上了更新,这是这几天才赶出来的,写着是感觉20几的三日月宗近的感觉,有些嫩有些青涩的感觉得三日月,这样想象着真是ooc啊

想要表达的东西却写出来很干涩,语文水平不高实在是痛苦啊

之前的更新 1 2

差点忘了,新年快乐

三日月宗近曾经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似乎拥有着一切但这些都不是他所想要的,所有的人都对他笑脸相迎但那些面具上的笑容却让他不寒而栗。

为了融入这样的生活,自己也戴上了微笑的面具,甚至于伪装得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人还要完美。

“好讨厌啊……”却无人可以倾诉。

这样的人生难道不是极为可悲的吗?

======...

【三山】halloween ghost后续【r18注意】

||注意:略黑暗向的展开,有强上,还有路人出没||

上篇

黄在这里


艰难地克服了羞耻心写了这篇,带有各种自己的恶趣味,感觉身心得到了释放,最令我惊呆的是我竟然写了强上......像这样黑黑的爷爷真是嘿嘿嘿地激起了我的少(抖)女(M)心(羞得逃走)

折磨了被被的身心但实际上一直养尊处优的三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过分,仅仅是在ml时温柔,但毕竟爱(wei)着(sui)被被那么久,大概总有一天,这个三明会意识到什么才是被被真正需要的

【三山】捡来的同居人[2]

 落魄的富二代x贫困大学生,上一章

因为之前在写万圣节的后续,所以一直没有来得及更新这一篇,所以,嘿嘿,可以小小的期待一下我的高产(不太可能)

这一章让我们跟着三明探访一下被被的校园生活!


正文:

[2]

    如同大多数轻小说的男主一般,山姥切在很小的时候父母便因为车祸去世,所幸的是他在两位兄长的关爱下还是很普通地长大了。至于为什么会有些扭曲的性格,这不得不提到有个人叫做隔壁家的孩子。

    不知道是哪一代混入了欧洲人的血统,山姥切国广一出生就有一头金发。虽然染发已经十分普遍,但...

Halloween Ghost

万圣节活动文

没有脑洞的状态下产生的奇怪的脑洞


以下正文:

“明日就是万圣夜了。”

话音刚落,周围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讨论声。

“安静!安静!”戴眼镜的幽灵领导用力拍了拍桌子,“你们这群新来的,可不要小看讨糖这事,讨到的糖的数量与你们一年的业绩是挂钩的。我们是鬼怪界地位最低的幽灵,在这一天与我们抢工作的可还有更高位的吸血鬼,科学怪人以及长相更得人心的南瓜怪,给我竭尽全力地去讨糖啊!”

在这些小鲜肉幽灵之中,山姥切国广是大约一年前由于被吸血鬼夜袭而不幸牺牲成为了这一幽灵公司轻飘轻飘的一员。

不用吃喝,不用睡觉,再差劲的业绩也不能将处于底层的幽灵一贬再贬,因此,与其他准备大闹一场的...

【三山】捡来的同居人 [1]

落魄的富二代x贫困大学生,如何厚脸皮蹭吃蹭住在陌生人家?那当然是和对方谈~恋~爱~了,让三明教你寄人篱下的正确方式。

是很早以前想写的一个现paro,虽然我想出来的时候灰常兴奋但冷静下来发现自己写不好就没写,不过现在突然又想写了,实际上写出来的确一般。

欢乐向,ooc注意,请想象一个陌生人来你家厚着脸皮突然要求住你家你不得崩溃,所以被被的ooc是可以理解的(口胡)

顺便求个助,文章里写了三明穿的是全棉白衣但实际上想表达的是三明穿的是内番服,请拯救一个文盲

正文:

    那是在夏日的某个雨夜。...


【三山】两个脑洞

这两个脑洞的共通点,都是复制品和失忆梗
 =====
 看了电王产生的脑洞,大概不会写所以记录一下。不过写的还是挺详细的。后面装逼失败,写得十分牵强|ω・`)

「三日月宗近。因为锻冶刃纹较多所以称为三日月。请多指教。」

「三日月宗近?没听过的刀呢,不过真是把美丽的刀啊。」

并不是自夸,三日月对于自己的价值与知名度甚为了解,初见的审神者竟然说是没听过的刀的确令他大吃一惊。

像这样与自己的常识大相径庭的情况接踵而至,无论是记忆中久远的过去曾相遇过的刀灵,还是同为三条家的刀灵,都不认得「三日月宗近」。

「您的刀匠也是三条宗近吗,还是第一次听说。」

小狐丸向三日月露出了疏远...

【清安】唯一

送给 @柒_露 的生贺文,说起来你生日过了多久了,内有玻璃渣,be都是这个人的要求,所以想找人生相谈的请找这个人,不要找我(逃)

第一次尝试清安大概会ooc,请见谅。内含病娇系清光和幼体安定,碎刀梗,第一部分是清光的视角,第二部分是安定的视角。


渴望爱。

渴望被爱。

渴望被某个人爱。

某个人......是指哪个人?

♢清光♢

[1]

“我爱你。”

仿佛只是闲谈一般,那个孩子突然说出了沉甸甸的三个字。我一下子愣住了,无法倾吐的三个字曾经在我的心理埋藏了太久,久到原本纯白的恋染上了太多的颜色而转为浑浊的黑。

仰望着我的双目中带有清澈的蓝色。...

【三山】论坛体:山姥切队长在厚檻山不愿带我回家怎么办?

因为一直没有捞到三明所做的妄想,大约是暑假时就写了一些最近被翻了出来发现蛮搞笑的于是决定把它填完,结果发现完全想不起来结局了,你妹啊(╯‵□′)╯︵┻━┻←一个写手被自己坑掉的文坑到的真实心情,幸好最后还是想起来了。

格式是“楼层数:昵称 (下一行)发的内容”,要照顾老年人的打字手速跑题次数比较多,本丸的大家都有手机的设定,ooc的欢乐向,因为三明并没有回家所以be注意(喂)

手机打字而且基本是睡前和坐车时码的里面估计会有一些小bug

顺便附上已毕业的一队的阵容: 山姥切国广+石切丸+萤丸+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次郎太刀


以下正文

一楼:电脑这东西真是难以琢磨

山姥切队长在厚檻山不愿带我回家怎么办...

【三山】电车和传言(下)

因为明天要出去玩了所以这两天很快的赶出了结局(这人已经懒得突破天际了),所以有些流水账和ooc,抱歉。设定上是一年级的校花(无误)三明和三年级的国酱的年上设定,序号是[]的是三明视角,{}的是国酱视角,感觉写出来的爷爷灰常的ooc,大家就当做少女爷吧(喂)

说起来上回没说,bgm可以用各种版本的星期五早安,但这回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


以下正文:

[4]

今日的电车一如既往地拥挤着,一站接着一站向前行驶着。

“早上好,山姥切前辈。”

“早上好。”

今日的山姥切前辈也绝赞冷漠中,我们的交流依旧停留在我的一问和他的一答之中,不过在细碎的对话之中对山姥切前辈的了解一点一滴地增加中。...

一个没有什么cp感的脑洞

大概是最近肝舰肝的比较多,开出了奇怪的脑洞:三日月和山姥切都是提督,山姥切属于非洲甘地,各种改二,舰娘基本都是推图掉落的,爷爷属于欧洲提督但很懒,舰娘都是赌出来的,普建已齐,但由于太懒资源不怎么够大建,至少在刚可以大建的时候是着来了一发,一发出大和,长期卡在2-4过不去于是找着山姥切求攻略,最终目的是为了求代肝(然而整个脑洞并没有恋爱元素)

在爷爷看来这不过是个娱乐的页游,很随意的玩着一不小心大破出击导致沉船。

“千万不要大破出击我不是说了好多遍吗?”“我下次会注意的,不过一个页游何必那么认真,失去的再赌出来不就好了吗?”“就算是页游他也汇集着策划,画师,声优共同的心血,在那艘舰里也有你不断练级中...

【三山】电车和传言

写这篇的目的是为了说明我最近已经懒到连咸鱼都不如了,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懒。

灵感来源于honeyworks的星期五早安,设定上是一年级的校花(无误)三明和三年级的国酱的年上设定,序号是[]的是三明视角,{}的是国酱视角,感觉写出来的爷爷灰常的ooc,大家就当做少女爷吧(喂),大概会有后续


以下正文:

[1]

汗臭味,香水味,残留的饭菜味,再加上高峰期永远拥挤的人群,大概没什么人会喜欢乘坐电车。

说这事既不是想表示我有多么讨厌挤电车,也不是想说我与众不同地喜欢挤电车。只是在乘坐电车的短暂时间是我平淡无奇的日常之中最为快乐的时光——因为那是我与喜欢的对象唯一交集的地点,嘛,暂且还是暗恋...

百粉感谢(´;ω;`)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僵尸粉这种东西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这个懒癌作者的支持,容忍我笔下的三明动不动就成了老流氓还有各种ooc,文笔不足

为了表示感谢,最近没有梗的作者想要弄点文的活动,cp是三山,擅长的风格是逗比风,偶尔也可以忧郁高冷撒点玻璃渣,但不太会写历史梗,有人来点文喵(´;ω;`)


【三山】啪啪啪之后生了孩子怎么办?

然而并不是生子设定,只是喜闻乐见的幼体国酱【。

这大概是个治(chao)愈(ji)人(you)心(bing)的故事


以下正文

“这是战斗中掉落的,我们已经有了一把,这......怎么处理?”

“......把他留下来吧。”

【1】

前言略。

成为恋人的三日月宗近和山姥切国广得到审神者的许可开始了同居生活,在第一个夜晚便干了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事情。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由于这样那样不可描述的事情而身体疲倦的山姥切在细小却不断的嘈杂声中醒了过来,并不足以恢复体力的稀少睡眠,此刻的山姥切仍困意十足。

“喂喂,宗近。”带着不悦的语气,山姥切使劲摇醒了身边还在梦中的三日月。...

【三山】春寒

这条道路,并不能通向光明  的后续,因为想要多视角的转换所以采用了第三人称,私设有这~~~么多


以下正文: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不愧为名刀,连天上的月亮都相形见绌了。”

三日月宗近听过太多的赞誉,以至于再华丽的词藻也听来无趣。对于审神者的恭维,三日月宗近只是淡淡地回答:“过奖了。”

比起激动的审神者,在他身旁陪伴着的披着白布的男子只是冷淡地撇开视线。

会被所有人喜爱,三日月并没有如此的自负。像这样明显得被某个人疏远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但出于好奇,三日月不禁去窥视白布下的容貌。

——明明拥有着不俗...

【三山】这条道路,并不能通向光明(下)

啪!

那是毫无分寸的巴掌。

脸颊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也多亏这剧烈的疼痛将我拉回了现实。

眼睛所及之处皆是真实,而三日月就这样坐在我的面前,神色之中带有焦虑和一丝安心。望着这样的三日月,冰冷的内心也开始有了热度。

“抱歉,用力上失去了分寸,但刚才怎么也叫不醒你,紧张过度才下手过重。”

为了我而紧张过度......吗?

身体上还残留着梦境中的痛觉,使得眼前的一切又变得虚幻起来。

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唯有一点是不变的,我曾经干过多么愚蠢的事是不可磨灭的。

“发生了什么吗?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听吗?说出来也许会好受一些。”三日月的手向我靠近了过来。

“不用你管!”掸开了三日月...

【三山】这条道路,并不能通向光明(上)

注意事项:

1.渣审,将山姥切国广喊为“赝品”,有些许虐待剧情,不适者注意

2.文笔有限,ooc有,逻辑可能有问题,欢迎指出bug

3.私设有,刀们的单独行动能力都是EX

以上都ok就可以看正文了


最初相遇。

“那是什么眼神?嫌弃我是个仿造品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区区一个赝品口气竟然这么大,连谦虚都不懂的假货还不如刀解算了。”

可以称之为礼貌的笑容都厌恶去维持,毫不遮掩地皱起了眉头,厌恶地咂了咂嘴。

极其注重表面功夫的那个人为什么会在见到我的第一眼便表露出恶劣的本性,我始终想不明白,也没有兴趣去探个究竟。

审神者那样态度恶劣,刀匠也是第一次见到,震惊...

【三山】非洲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竟然捡到了三日月11+12(end)

你们还记得之前的剧情吗?不记得了的话回头再看一遍。

其实我上周就写好了,结果不知不觉一周过去了我还没发,光顾着为六图肝短刀。这下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开新脑洞去了,然而这又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了


以下正文

11

第一届老年人的三日月恋爱研讨会。

参与人:今剑、三日月宗近、石切丸、狮子王

“怎么感觉这个老年人会议成员有点嫩?”三日月望着面前较为娇小的今剑和狮子王,不知为什么有了一种产生代沟的错觉。

“真是过分呢,三日月,我们可是源于同一位刀匠之手呢。”

“爷爷,真是抱歉啊,实在是非洲人凑不出更合适的老年人会议了。大概我们几个是与爷爷最没代沟的了。不过,没关系啦,爷爷你不...

【三山】非洲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竟然捡到了三日月9+10(tbc)

昨天的更新原准备是周三的,结果事情多了些拖到了昨天,于是就造成了连更的效果。在5-4沟了一天的我有机会拿到爷爷吗QAQ


以下正文:

9

赌刀依旧在持续中。

今天的非洲小伙伴们也在为审神者永无止尽也毫无作用的赌刀思考着对策。

“这样下去就算是有三日月提供的资源也会在不久之后见底。”烛台切的话一出,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无论是谁都无法忘记那噩梦一般的一天,就算挖地三尺都会被捞个精光的私房钱。

“作为秘书刀我们并不能够影响主上的非洲之力,甚至于只会使情况更糟,我们需要可以抑制审神者非洲之力的欧洲秘书刀。”

“啊,打扰一下,茶喝完了,请问哪里有茶叶?”

「「就决定是你了!」」

三...

【三山】非洲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竟然捡到了三日月7+8(tbc)

集齐了所有刀的非洲婶婶迎来了完美的happy end?

今天依旧没有爷爷的非洲人久违的更了个新。


以下正文:

7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审神者同以往一样怀着良好的心情走出了房间。

“早上好,今天的早餐有油炸豆腐吗?”白毛的大型动物微笑着向自己打着招呼。

“有有有,小狐丸想吃啥就吃啥。”

“啊,新的一天又要战斗了吗?啊,真是令人不愉快的早上。”蓝发男子转动着手中的念珠。

“江雪不想战斗就不战斗,今天就休息吧。”

“哎,今早的阳光真不错,什么时候才能和大包平分享这份光景。”说着便喝下了手中的茶。

“莺丸,等到大包平实装就去给你捞!”...

【三山】非洲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竟然捡到了三日月 5+6

在被自己蠢哭的状态下久违的更新。

大家放心,爷爷的节操被依旧没有爷爷的我丢到太平洋捡不回来了(x)


正文:

5

再怎么迟钝的笨蛋在三日月这样热烈追求下也会察觉,更何况是山姥切国广,那么他遇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爱情,到底是什么意思?”

审神者正喝着茶,听到山姥切的问题就一口喷出一米远。不用问也知道,都是三日月那老爷子的惹的祸,可是单身19年的审神者怎么可能解答得了这个哲学级别的问题,审神者所能想到的形象的解答这一问题的唯有——偶像剧。

审神者默默打开电视,调着频道——

“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

“那你就不无情,不无义...

【三山】非洲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竟然捡到了三日月 3+4

这次用了那条短漫的lv99和lv1的梗,还有爷爷这么ooc一定是因为非洲人的我还没有爷爷(凑不要脸的借口)。


3

三日月宗近来到非洲审神者家的生活也算是惬意,为了掩盖自己的非洲身份,审神者将三日月当做吉祥物一般天天放在本丸既不出阵也不远征,因此一直保持在lv1。

“呼~”

三日月和审神者一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爷爷,这次的茶如何?”

“真是惬意。”

每次将茶端给三日月的时候,烛台切都会再三叮嘱:“千万不要对主上说茶不好,为了赌刀,我们平时省吃俭用,连私房钱有时候都会被主上挖出来去赌,要是让主上知道茶不和你的口味再去花无意义的

同学第一次画的原创图,发上来帮忙宣传一下,p站打分处

 有一个是脸部加了红晕,胖次湿了的——这个是同学原话


【三山】非洲审神者家的山姥切国广竟然捡到了三日月 1+2

估计不短的欢乐向,没有爷爷的非洲审神妄想的有爷爷的本丸

全员逗o比o向c不可避免,尤其是三日月

前期的梗大多都快被玩烂了,后面我会写一些新的梗


以下正文:

1

“刀匠,这是今天的资源,配方还和以前一样。这次再赌不出4H我就一定,一定戒赌!”

“审神者,你每次都是这么说啊。话说,能不能开个灯,我都不知道自己在锻些什么啊?”

“咳咳,刀匠你暂且靠着炉火将就将就,最近赌的太厉害,都没钱交电费了......”

——明明脸那么黑,还那么贪赌,不知道‘玄不救非’吗?哎~

当然刀匠只是这么想想,要是说出来估计审神者会气得好一段时间不找他,这样他哪有机会私吞木材烧烤。

刀匠将资源按照5665...

关于检非违使的一些感想

看了检非违使的翻译被狠狠地虐到了,于是将自己的一些感想变成了一个小短篇,无cp向 

*******************

从遥远的天空飘来一团浓密的黑云,审神者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主上!”

就在这个时候出阵的第一部队回来了,出门迎接的审神者震惊于眼前的惨状——刀彼此之间扶持着艰难地行进,除了一期一振之外都或多或少受了伤,最糟糕的是山姥切国広不仅刀装全部失去,还受中伤。

“怎么会……明明之前还可以轻松出阵的!”面对这一惨状,审神者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看着受伤的刀一个接着一个进入手入室。

“我也来帮忙吧。”

“不劳主上费心,比起这个,关于这次出阵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汇报...

【三山】得之我幸

跑步时突发的脑洞,历史修正派的刀视角下的三山,虽然脑洞挺新颖的,但构想出的剧情有些单薄,于是就在中间写了双分支的展开,虽然展开不同但最后是同一个结局。


正文:

    被恶劣的法术召唤出来的我们,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外貌,空空的骨架支撑着整个躯体,暗淡无光,唯有手中的刀闪烁着它原本的光芒。

    但这又何妨?

    本来对于身为刀的我们,肉体不过是个累赘,失去了它,所有的刀只是失去了外在的差异,能决定差距的只有实力。...


【三山】捶背

三山日贺文(๑•̀ㅂ•́)و✧

根据帮我妈捶背的实际生活改编的老夫老妻模式,可惜我——

不!会!调!情!啊~啊~啊~啊~~所以,这篇的主旨就是呼吁关爱老人(x)


“爷爷,我来接班啦。”

“哈哈哈,之后就交给你了,狮子王。”

狮子王伸手接过三日月宗近手中的农具。

结束了一天的内番后,三日月缓缓抬起腰。

咔嚓!

那是从僵硬的腰板上传来的悲鸣。

“爷爷,怎么啦,在那儿一动不动?”

幸运的是,身边的狮子王比较迟钝,而且这一悲鸣也只有三日月自己能够听见。

“没事,没事,刚才在走神,哈哈哈。”

三日月挺直腰板,故作轻松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虽然岁月的痕迹并没有显现在三日月的脸上,但身体内部也已腐朽。三日月坐在墙角,艰难地...

1 / 2

© 平凡的普通人 | Powered by LOFTER